哮喘的吸入装置知多少
2020-09-24 02:24

  2020年5月5日是第22个世界哮喘日。据WHO估计,世界上大约有2.35亿人罹患哮喘,我国的哮喘患者较10年前有大幅增长。哮喘是一种常见的呼吸道疾病,被世界医学界公认为四大顽疾之一,被列为十大死亡原因之最。哮喘严重危害人们身心健康,减弱劳动能力,降低生活质量,且难以得到根治,易反复发作,轻者伤身,重者致命,因此防治哮喘刻不容缓。今年哮喘联盟提出“Enough Asthma Deaths”,即控制哮喘、珍爱生命。

  哮喘是世界上最常见的慢性疾病。长期规范化的综合治疗和管理对哮喘患者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。吸入药物治疗是哮喘综合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。相比于全身给药,吸入药物治疗具有药物用量小、起效快、疗效好、安全性高等优点。错误的吸药方法与哮喘控制不佳相关,因此掌握吸入装置的正确使用方法对于哮喘患者至关重要。

  pMDI便于携带、作用快、保养简单、给药量固定,是目前临床应用最广的一种吸入装置。但pMDI有较高的吸入技术要求、不能提示剩余药量、且其所含推进剂对咽喉有刺激作用。不宜在幼龄儿童和老年人中使用。临床常用药物有沙丁胺醇气雾剂(“万托林”)、异丙托溴铵气雾剂(“爱全乐”)等。

  加用储雾罐后的pMDI对吸入技术要求较低,减少了推进剂导致的气道刺激,且增加了吸入肺部的药量。但其携带不便、成本较高。

  DPI具有携带方便、操作容易、使用快捷、对咽喉刺激小等优点。临床上主要有以下几种类型。

  单剂量DPI所需要的吸气流速低,可循环使用,使用寿命>1年。临床上常用的是Handihaler (“思力华”和“天晴速乐”等)

  取出胶囊(沿着铝箔上的齿孔撕开,取下一颗胶囊,并将胶囊背后的铝箔拉开,使胶囊完全露出,取出胶囊),放于中央室,合上吸嘴,直至听到“咔哒”声,按下绿色按钮一次后松开

  “都保”无添加剂,定量精确、药物微粒分散好、吸人肺部的药量大。适用于5岁患者。常用药物有布地奈德(“普米克都保”)、富马酸福莫特罗(“奥克斯都保”)和布地奈德-福莫特罗(“信必可都保”)等。

  “准纳器”所需要的吸气流速较低、有计数窗可准确提示药量,便于依从性管理。适用于老人、儿童和肺功能差者使用。主要药物有丙酸氟替卡松-沙美特罗(“舒利迭”)等。

  握住“准纳器”,吸嘴对着自己,向外推动滑动杆,听到“咔哒”声表示已备好1个剂量的药物供吸入(在剂量指示窗口有相应显示,不要随意拨动滑动杆以免造成药物浪费);

  远离吸口尽量深呼气(但不要将气呼人“准纳器”中以免药物受潮),然后将吸嘴放入口中,闭紧双唇,深、缓地吸人药物;

  主动式DPI对吸气流速的要求低、剂量准确,同时药物吸入比例高且恒定。目前主要有2种类型,一种为电动DPI(如Spiros)。另一种为带自充气储雾罐的DPI(如AirPac)对吸药协调性要求低、吸入肺部的药量提高,是一种新型、理想的吸入装置。

  雾化器为所有吸入装置中对患者配合要求最低的一种装置,可以平静呼吸吸药,药液不含刺激物。适合5岁儿童、使用pMDI有困难、严重哮喘发作期或有严重肺功能损害的缓解期患者使用。但其因设备成本较贵、使用时操作复杂、易污染而导致交叉感染、需要高压气流作为动力和治疗时间较长,临床应用受限。雾化器分为喷射式雾化器(小剂量雾化器)和超声波雾化器两种类型。其中,超声波雾化器病人耐受性差,可能破坏药物结构影响疗效,现已很少用于哮喘治疗。

  DPI的药物微粒较小,部分患者会吸入后无明显气道反应,此为正常现象而非装置损害或无效。

  吸入药物时宜深缓呼吸而非快速蛮力。吸气后屏气应大于5秒,尽量持久,但避免诱发哮喘。

  使用后宜用清水漱口,左右、上下、咽喉内打转各三次,减少口腔咽喉损害。使用面罩时,还需清洗面部,以减少损害。

  上海市医学会是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社会团体,以促进医学科技发展、医学知识普及为己任,一直以来坚持科普惠民的理念,所属各专科分会积极响应学会号召,集中全市最优秀的医学专家,开展多种形式科普活动,全方位推进医学科普宣传。上海市医学会于2018年获得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首批“上海市健康科普文化基地”称号,将担负起更大的责任和义务,继续着力于向人民群众传播正确的医学健康知识,提升全民健康素质,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将基地建设成更为优质、更受欢迎的医学健康科普家园。